但为了还本金

2018-01-14 00:53

在她和儿子共用的小卧室,原本有两张床,但她现在只睡躺椅。“我的椅子堵着门,债主要带走我儿,必须从我身上过。”

2013年11月在媒体帮助下,高利贷公司虽免了利息,但为了还本金,快递奶奶依然奔波在还贷路上。 图为酷热天气中,袁祥珍老人汗湿了半身,躲在阴凉处等待取件人。

她和儿子开始送快递挣钱还贷,每月收入近万元,但依然抵不上债务利息的增长速度,经常被催债人逼得不敢回家,不得不露宿街头。在她和儿子共用的小卧室,原本有两张床,但她现在只睡躺椅。“我的椅子堵着门,债主要带走我儿,必须从我身上过。

她的儿子被人暗算受伤不能工作,请来的工人也因怕被打全离职,只有袁祥珍一人送一屋子的快件。

家里的欠债源于1999年,袁祥珍为给老伴治病,一年就花光了所有积蓄和卖房款,还欠下几万元债务。之后她的儿子借钱经商,结果血本无归。4年前,为了还钱,母子二人无奈找高利贷公司借了10万元。

66岁的袁祥珍是中国武汉人,从2010年开始,她和儿子的命运被一纸借条拖进无休无止的“挣钱-还钱-挣钱”的恶性循环中。为了还清债务,她每天背着上百件快递包裹,在武汉街头艰难跋涉,风雨无阻。